<noframes id="9bxbz">

    <track id="9bxbz"></track>

    <track id="9bxbz"></track>

    <ruby id="9bxbz"><b id="9bxbz"><b id="9bxbz"></b></b></ruby>
    <track id="9bxbz"></track>
    <address id="9bxbz"><strike id="9bxbz"><span id="9bxbz"></span></strike></address>

      第一顆芯片只比美國晚四年!為何俄羅斯還缺乏智能武器?

      2022-10-06 10:22:08 來源:EETOP
      由美國提供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HIMARS)是一種裝載六枚導彈的卡車罐,被用于烏克蘭能夠對遠離俄羅斯防線的目標發動精確打擊。據外媒報道,Himars 火箭已經擊中了 400 多個目標,具有毀滅性的影響。

      圖片

      從莫斯科的角度來看,正如一位俄羅斯記者在調查被Himars火箭擊中的彈藥庫現場時所說的那樣,“情況很糟糕?!?/span>

      相比而言俄羅斯在可用的情況下使用精確彈藥,但它也嚴重依賴于簡單地用非制導炮火使烏克蘭陣地飽和。這些策略已經摧毀了烏克蘭的一些城市軍事防御,并讓俄羅斯在競爭激烈的東部地區頓巴斯勉強獲得了緩慢的收益。但自從收到美國的Himars后,烏克蘭已經能夠進行比俄羅斯“不分青紅皂白”的火炮齊射更有效的針對性打擊。

      美國和烏克蘭官員認為,俄羅斯已經使用了相當一部分精確彈藥,當將難以加快生產速度。

      為什么俄羅斯一個擁有資源和科學自豪感的國家在其武器系統中如此依賴“肌肉”而不是“大腦”?問題并不新鮮。美國領先的國防分析家估計,俄羅斯在敘利亞戰爭中使用的彈藥中只有 5% 是智能武器。莫斯科的軍火庫中有許多精確系統,但庫存很低,目標情報很差,而且軍隊經常部署非制導彈藥來完成西方軍隊使用更先進技術完成的任務。

      這并不是說克里姆林宮沒有看到智能化的需要。早在 1980 年代,在蘇聯長期衰落的最后幾年,一位將軍率先了解計算、傳感器和通信技術正在徹底改變戰爭。蘇聯總參謀長尼古拉·奧加科夫預測了“遠程、高精度、末端制導的戰斗系統、無人駕駛飛行器和全新的電子控制系統”。美國的戰斧巡航導彈和其他遠程精確打擊能力震撼到了蘇聯國防規劃者,他們中最悲觀的人擔心對指揮和控制節點的常規打擊甚至可能威脅到蘇聯核力量的可用性。

      如果莫斯科需要任何令人信服的東西,美國精確制導在 1990 年代在巴爾干和波斯灣的戰場上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在那里它們以只有激光制導或 GPS 才能提供的精確度瞄準對手的部隊和基礎設施。

      盡管如此,大約 30 年過去了,深層次的制造問題限制了俄羅斯先進武器的生產,以至于美國和烏克蘭官員認為,雖然俄羅斯已經使用了相當大份額的精確彈藥,但是將難以加快生產速度。

      圖片

      2006年 10 月 17 日,弗拉基米爾·普京參觀位于俄羅斯澤列諾格勒的 Mikron Citronics 微電子工廠。

      俄羅斯的制造問題可以追溯到冷戰初期,當時需要將微型制導計算機放入導彈的前端,這促使美國開創了一項發明:第一個計算機芯片!它在單片硅片上集成了晶體管電路。美國最早的芯片客戶是空軍用于民兵 II 洲際彈道導彈,以及 NASA用于阿波羅航天器的制導計算機。

      就像五角大樓一樣,克里姆林宮意識到芯片將通過改進制導和通信來改變武器系統。1950 年代后期,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的顧問向他保證,半導體設備很快將用于工業和政府的航天器和飛機——甚至用于“核導彈防護罩”。因此,蘇聯人將資金投入國防電子領域,在莫斯科郊外建造了一座名為澤列諾格勒的全新城市,專門為蘇聯軍隊設計芯片。赫魯曉夫宣稱,“微電子是我們的未來?!?nbsp;蘇聯工程師僅比美國晚四年制造出他們的第一個芯片。

      克里姆林宮的芯片產業,就像它的核武器計劃一樣,從間諜中受益。兩名美國電氣工程師阿爾弗雷德·薩蘭特和喬爾·巴爾在羅森伯格間諜團伙解散并幫助建造蘇聯計算機后叛逃到蘇聯。不過,更重要的是蘇聯科學家從硅谷合法獲得的經驗。1959 年秋天,就在開創性的芯片制造商仙童半導體在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爾托(Palo Alto)發明了其第一塊芯片時,一位名叫 Anatoly Trutko 的蘇聯交換生在斯坦福大學就讀,與諾貝爾獎獲得者教授一起學習半導體工程,然后返回莫斯科組件了一個重要的蘇聯半導體設施。

      俄羅斯軍方知道,其最先進的系統依賴于走私或臨時組裝的組件,這些組件的可靠性值得懷疑。

      大約在同一時間,另一位蘇聯交換生鮑里斯·馬林 (Boris Malin) 從賓夕法尼亞州學習了一年,帶回了德州儀器(TI)集成電路。在莫斯科,他把它交給了負責蘇聯微電子的官員,后者命令他:“一對一復制,不能有任何偏差?!?/span>

      從那以后,“抄襲”的心態在俄羅斯的芯片行業及其國防部門中普遍存在。冷戰期間,蘇聯的軍事設備多次被發現內部裝有英特爾或德州儀器芯片的復制品。盡管使用公制,蘇聯人還是有以英寸為單位的芯片制造設備,以便更容易復制美國芯片。

      然而,復制戰略與一個發展迅速的行業根本不匹配。摩爾定律預測芯片的處理能力將呈指數級增長,這意味著蘇聯在復制方面的最大努力仍將遠遠落后于他們。1980 年代的一個流行的蘇聯笑話讓一位官員自豪地宣稱:“同志們,我們已經制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微處理器!”

      即使在今天,俄羅斯的武器系統也充滿了西方的芯片。根據英國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的最新研究,俄羅斯的 9M549 衛星制導火箭由名為 Tornado-S 的類似 Himars 的系統發射,依賴于美國公司如 Altera(已被英特爾收購和賽普拉斯(已被英飛凌收購)生產的走私芯片。這些火箭被認為可以擊中目標誤差約 10 碼范圍內,這使得它們的準確度雖然不如Himars火箭,但比無制導火炮要好。然而,俄羅斯并沒有足夠的數量,每年可能只制造 100  200 枚,部分原因是許多導彈需要芯片和其他部件,而這些芯片和其他部件通常是從國外非法獲取的。

      由于其最先進的系統依賴于走私或臨時制造的組件,可靠性有問題,這使得俄羅斯軍方不愿依賴復雜的、計算密集型的解決方案。

      俄羅斯國防工業有限的生產能力使其軍隊的精確制導水平低得危險。烏克蘭情報部門認為,俄羅斯已經發射了其全部導彈庫存的 55%。

      1. EETOP 官方微信

      2. 創芯大講堂 在線教育

      3. 創芯老字號 半導體快訊

      相關文章

      全部評論

      • 最新資訊
      • 最熱資訊
      @2003-2022 EETOP

      京ICP備1005078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7710

      我把小静开了苞第55章

        <noframes id="9bxbz">

        <track id="9bxbz"></track>

        <track id="9bxbz"></track>

        <ruby id="9bxbz"><b id="9bxbz"><b id="9bxbz"></b></b></ruby>
        <track id="9bxbz"></track>
        <address id="9bxbz"><strike id="9bxbz"><span id="9bxbz"></span></strike></address>